主页 > 行业新闻 > 信贷增量仍以抵押贷为主

信贷增量仍以抵押贷为主

对于小微金融供给不足问题,政策能带来巨大增量。但分情况来看,数量占比较少的头部小微经济体有充足抵押品,传统上就能够从银行获得服务;而大量的长尾小微经济体一直是金融服务无法有效渗透的群体。
但客群下沉方面并没有明确可执行的监管指标,结果上导致了短期内小微金融客群下沉有限,贷款增量来源于传统客群和抵押贷产品。
具体来看,“两增”指标中只对余额规模有明确增长要求,但对有余额的户数要求是“不低于”。这表明监管更倾向于对现有客群做增量贷款服务,而非大幅增加未被覆盖的肠胃经营类客户。
除“两增”指标外,监管还有“两控”要求,即:对资产质量和综合成本进行合理控制,要求普惠型小微贷款不良率控制在不高于各项贷款不良率3个百分点以内,商业银行总体成本上减费让利。
“两控”要求决定了银行小微金融服务不能承受高风险和大范围定价。央行统计数据:普惠型小微信贷利率平均在年化7%(未含融资手续费等),且2018年以来在持续下降。
根据调研,银行小微贷款总费率在年化10%左右,远低于以信用卡为代表的银行个人消费金融产品;通过助贷模式放款利率定价更高,上限可以达到IRR口径24%左右,但此类助贷合作在银行体系中占比很低。
政策最终要落地到具体银行,给银行实际业务开展带来影响。不同梯队的银行存在资源和能力差异:五大行资源优势强大,国企、央企是其主要服务的客群,服务下沉的小微经济体并非五大行所擅长;而城商行、农商行、农信社等渠道下沉,地方企业、小微企业、农户等是其主要服务的经营客群。
鉴于实际情况,监管政策对银行小微金融进行差异化考核:五大行和股份制等大中型银行承担规模增长和科技创新任务,其中五大行普惠型小微金融合计年余额增长至少6000亿,并要求大中型银行结合互联网、大数据等,“探索全流程线上贷款服务模式”;
城商行、农商行等地缘性银行承担客群下沉任务,要求“继续下沉经营和管理服务重心”。但模式创新和供给下沉由于并没有可执行的量化指标,效果难以保证。
从实际执行中来看,头部银行在小微金融领域进行了一定的创新探索,主要集中在信贷流程在线化、外部反欺诈数据引入等方面,但对于传统上基于资产证明的担保贷风控逻辑并没有改变。
典型案例如建设银行建设银行探索全流程线上融资模式“小微快贷”,依据资产情况、税务信息、抵押品等维度授信。2017年新增客户超过14万,放款1466亿元。
另一家头部银行工商银行对普惠型小微金融披露较为详细,年报显示:2018年末,单户授信总额1000万元以下(含)的小微企业贷款3216.85亿元,客户数30.8万户。据此测算户均贷款余额104.4万。普惠型涉农贷款(单户授信500万及以下)情况类似,工行2018年户均余额162.1万元。
利率、风险要求、贷款件均等方面均表明小微金融总体客群与主要产品没有显著变化。大中型企业子公司、地方龙头企业等银行原有覆盖“小微”客群,有资产抵押或还款来源证明的担保贷款,仍然是核心增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