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行业新闻 > 带动小微金融2万亿年增量

带动小微金融2万亿年增量

与消费金融资金端相对丰富不同,银行在小微金融资金来源中占绝对主导地位,其他参与者包括P2P、小贷、信托、产业资金等,占比较少。因为小微企业经营对借款利率敏感,资金成本成为限制其他资金端的重要原因。银行资金成本在3%以下,其他渠道则一般在8-12%,差异明显。
在消费金融领域贡献增量的P2P在小微金融行业受限还由于:第一,监管因素,100万以上的企业贷和20万以上的个人贷被监管禁止;第二,100万以下的小微金融难度很高,导致资产端为小微企业贷的P2P平台少。
因此,小微金融业务体量和增量主要取决于银行。而政策,则是影响银行信贷投向最重要的因素。
小微金融领域,政府向来文件密集,鼓励行业增长和和供给下沉,以更好服务实体经济,维持就业稳定。但过去无论是小微企业,还是农村经营领域,政策都没有产生足够的效果。原因在于只有纲领性和方向性的要求,缺少可执行的标准。
目前这一问题已经显著改善。2016年普惠金融顶层规划定调,之后三年小微金融监管量化标准落地并逐渐细化,并在2018年形成目前普惠型小微金融(单户授信1000万以下的小微企业、小微企业主和个体工商户)核心“两增两控”的指标要求。
信贷增量是本轮周期小微金融政策首要关注点。其宏观背景建立在2017年以来金融去杠杆,民营经济,尤其是小微经济受到巨大负面影响的情况下。
而小微金融另一大难题——客群下沉,并不是本轮政策关注要点。小微金融供给下沉主要受制于风控能力,而风控又高度依赖小微经济体经营基础数据的成熟。未来数据基础设施将如何演变,以及将为行业带来哪些改变,详见爱分析随后发布的完整版《爱分析·中国小微金融行业报告》。
为解决信贷增量问题,监管制定了考核投向普惠型小微金融信贷量的“两增”要求。手段上,主要是两方面的支持:第一,定向资金支持,包括针对小金融的TMLF和再贷款再贴现政策;第二,加大对银行的税收优惠,对于单户授信500万以内的小微企业及个体工商户贷款,利息收入免收增值税。
“两增”要求具体指的是:普惠型小微金融贷款余额较年初增速超过各项贷款,有贷款余额的户数不低于年初,其中5大行2019年小微贷款余额要增长30%以上。
过去几年,中国各项贷款增速在始终在13%以上,2018年普惠型小微贷款余额增速21.79%。央行统计数据显示,2019年一季度末,全国普惠型小微贷款余额较年初增长16.85%,同比增长19.1%。其中五大行普惠型小微贷款余额1.99万亿,占比19.94%。
但一季度过快的增量并不会延续到全年:第一,票据融资高增存在套利,监管部门已经发文提醒;第二,开年各银行普遍存在信贷冲量情况。
预计2019年全年普惠型小微贷款增速在25%,若政策考核标准不变,2020年仍能保持20%以上增速,按此测算,2020年普惠型小微贷款余额有14万亿,年增量在2万亿规模,相当于当前五大行普惠型小微金融余额之和。